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上海封城

新冠病毒已经肆虐世界两年多,中国仍然時刻不忘甩锅美国“制造或有意传播”了病毒,但所有的谴责和造势只是在国内,国际上从没见过中国政府的正式指责(而最近有将这些国内墙内言论翻译到国外媒体的“大翻译行动”,官方底气不足的进行了责骂)。

这里需要说明的一个科学事实是,covid19仍然是pandemic,是一个全球性的大流行传染病,所以除非是实行和北朝鲜一样的严格封闭的政策,不与外国发生任何人和物的交流,否则就不可能独善其身。经过这两年,sars-cov2已经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WHO也指出目前的主要毒株omicron的传染力增强但致病力下降,绝大多数病例轻症和无症状的感染者,死亡率更是非常的低。年初西方国家每日新增几十万的,也是采用居家隔离休息的措施,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现在感染数已经不重要了。

现今除了中国以外的世界各国都已经逐步恢复正常,人们已经克服了对新冠的恐惧也适应了与病毒共存的生活。但是在极权的中国,疫情是天大的事,至少对于官员来说是关乎乌纱帽的头等大事,防疫更多的带上政治色彩。

随着omicron的传播,3月份出现了上海病例外溢,上海逐步进入人们的关注。这座超级大城两年来居然从来没有一次全体核酸筛查没有一次全市封锁。上海有张文宏为代表的专家出于科学和人道的目的制定的精准防疫政策在新毒株爆发后被人攻击,最终上海沦为全国一盘棋,“划江封锁”、“压茬推进”的新词,说明是最高层的指示,于是各种人道灾难无可避免的继续上演,而社媒上则各种嘲讽挖苦谴责不断,居然扯上了资本主义。

就此事博这里不想多说,只说下我的几个看法和观点:

  • 中国的防疫政策在原理上是没有错,但过于简单粗暴。从中世纪开始人类就是这样应对传染病的。但在这样一个专制大国,必然存在层层加码、野蛮封控的情况,造成的附带损伤会远大于疫情本身的损失。多少人失业返贫、多少人因病无法治疗,这些不会算在新冠上。说是只是牺牲少数人的自由,其实在新毒株快速传播新特征下,牺牲的并不是少数。“得了新冠不一定会死,但不停的封锁一定会死”。
  • 极权国家里,人们的福祉、个体的自由是最先被忽略的,最重要的是政权的稳定。权力层不会容忍一丝因为疫情造成的不稳定,但是百姓的生死贫富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因为他们不会反抗也无力反抗。目前的形势也和今秋二十大换届有关,当权者需要一个没有新冠的“安定祥和”的局面。
  • 中国从最先开始洋洋得意的自封的“世界最佳抗疫国”,输出中国经验,似乎全世界都要投入中国的麾下,都要抄中国的作业,到现在的到处风声鹤唳,反复强调“新冠不是流感”却又没有有效的措施,自绝于世界,还不断爆出物传人,还吹嘘自己以人民健康最重,这都是基于谎言和言论控制和镇压。因为没有有效的疫苗,接种几十亿只,有没有效果?(说是防重症,那是毒株的特性不一样)能不带口罩了?没有有效的药物,只有各种花样翻新的中药来护体。
  • 关于covid起源问题,本博之前谈过很多。排除阴谋论,WHO和世界上公认的就是新冠并非人造,是自然界的病毒,但有实验室泄漏以及基因改造病毒的可能。但是欧美国家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从容的走出了这场灾难,而反倒是起源国还在原地折腾自己,当然这也是无奈:无法形成群体免疫,更没有足够的心理预期,社会也没有承担这种伤害的能力。结果就造成现在骑虎难下进退两难的局面:不放开,经济民生倒退,放开的话,社会恐慌会造成动荡。现实真的是不停的打脸!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 这种封控措施无障碍执行得益于中国的低人权优势,也可以进一步强化了统治层的网格化管理和监控,巩固至高的统治权力,个人的一切都毫无价值。无限放大的公权力,使得以前毫无存在感的社区掌握了生杀大权,一些人还借助疫情封控来肆无忌惮的践踏人权法律,文革沉渣再起。
  • 疫苗、药物、核酸检测背后是有利益集团的交易的,完全是黑箱操作利益输送的过程。有人不希望疫情就这么过去,继续下去才有更多的钱赚,但其他行业的衰败是必然的。(中医、医疗、军工股大涨)
  • 中共在这块土地上百年运营,造就的特色文化使得人们变成没有独立思想的行尸走肉,有相当大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患者,习惯于被惩罚被禁锢,习惯于跪着和忍耐。

值得欣慰的是,张文宏下台之时,新的诊疗常规出台了。修改了诊断标准和治疗原则,在如此严苛的环境下还是有良心知识分子进行着政策权衡和科学探索。希望张文宏这样的良心专业人士,可以有机会为中国撑起一片天,重新让中国回到世界。

 530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