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世界确诊人数超过了180万总死亡12万,病例最多的美国例数达到53万,并且死亡人数一天超过2000,以至于殡仪馆来不及处理尸体政府采用了千人冢集中掩埋的这种只有在电影末日浩劫时出现的方式来处理死尸。

这一突如其来的世纪大瘟疫,给人类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创伤。中国用两个月时间从疫情中走出来了,世界才逐步走向高峰状态。没有人知道,这场劫难在何时会平息消失,大部分的科学家认为,这种瘟疫会长期游荡在人类社会,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一块大陆到另一个大陆的转移反复传播感染。对于国力较强的国家而言,付出惨重的牺牲和代价可能换来瘟疫的扑灭,但对于一些贫穷落后的国家而言,则会是亡国灭种在劫难逃的巨大灾难。
世界各国科学家对于SARS-CoV-2的来源的研究一直没有停止,探究病毒的来源和进化途径是科学追求真相的本源。前段时间中国科学家发布的论文表明,世界各地病毒基因略有差别而难以分清出现的先后顺序。今天剑桥大学的研究者发布的结果显示,中国的病毒类型是世界大流行不可缺少或者说是最重要的一环。
PRI_148862411.jpg

PRI_148862279.jpg

而通过分析cov-sars-2的基因序列来追溯其进化突变传播路径的网站nextstrain更是用直观的视频动画解释了新冠肺炎的演化和传播路径。
这些科学的事实不容否认!


本人在这里提出我的观点:

  • 中国是covid-19的最重要的疫源地,这是毋容置疑的。从上面的数据分析可以看出,几乎所有国家的零号病人都是从中国被传染的,中国也有病毒的原始A型毒株基因型。
  • 疫源地和病毒源头是两个概念,病毒源头就是0号病人,或者说第一个感染了本应存在动物界的病毒的人,并且从他那里开始了人类之间的传播。有据可查的病例是在2019年11月,而且似乎与武汉海鲜市场没有交集。
  • 有言论指出美国最早病例也许隐藏于普通流感当中,先于中国已在美国流行。这个论断两个不能解释的地方,一是流感与新冠肺炎还是有很明显的区别的,依美国的医疗体系不会毫无察觉。二是按照这一疾病的传染烈度,美国起码应该早于中国或者不会太迟于中国爆发流行,然而没有。已有的病例却只有中国旅行史。
  • 关于中国隐瞒疫情的指责,有两点:1、中国早期的做法确实有意无意的是隐瞒疫情,不单是发病死亡人数,更在于对舆论引导和控制。特别是李文亮的遭遇,深深刺伤了人们的良心,美国甚至要通过以“李文亮”命名的法案。哪怕背后有做很多控制疫情的工作,但是有差不多20天的放任病毒传播的时期,这是无法抹去的历史。2、中国的做法总体相比其他国家政府的做法并没有过分,中国即便是有没有充分警告他国病毒的威胁,没有及时主动关闭国际人流,其他国家的疏忽大意也是疫情爆发的主要因素。
  • 中国宣传机器的种种言论和做法实在是招人厌恶和无耻。在人类社会遭受巨大痛苦灾难的时候还要发出“讲好中国故事”“世界欠中国一个感谢”,用防疫物资做外交文章,实在够愚蠢,缺乏同情和人性!中国在极权体制下用一刀切的强力封锁控制了疫情,民主国家在灾难面前可以被打倒一时,但一旦动员起来,事实证明他们会无比强大。
  • 生物武器的阴谋论,研究者已经从几千个病毒基因序列研究中证实这是不可能的。有目的的从人体传毒更是无稽之谈。但是武汉病毒所与这一病毒的爆发有无任何关系是存疑的!武汉病毒所具备研究SARS-CoV-2的条件,而且一直在从事此类研究,并且不断有cov病毒相关的研究论文发表。武汉P4实验室提出原始毒株可能是来源于云南的蝙蝠,但是相关的论文提示可能是来源于浙江舟山的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石正丽等的论文更是在2年前就指出动物的病毒增加S蛋白就具备了传染人的能力,而S蛋白可以通过实验室方法人工增加的。可能病毒并没有中间宿主,直接获得了传染人的能力。因为华南海鲜市场没有蝙蝠出售。原始毒株或者通过基因修改后的病毒,通过管理疏松的实验室,生物污染(排泄物)的方式泄露污染环境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在疫情爆发后中国官方就制定了专门的《生物安全条例》,而武汉病毒所离华南海鲜市场非常近,那么试验动物携带的原始的无致病性的新冠病毒是否可以通过混乱管理的实验室污染到脏乱的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并在环境压力下进化出传染人类的能力呢?或者其他方式传播到武汉市区呢?在2020年1月的近百病例中,有1/3的人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当然由于爆发现场已不存在,无法进一步去研究了,那没有去过海鲜市场的人又是如何染病的呢?也许永远都没有答案!

标签: covid-19, gene, strain, SARS-CoV-2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