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二十年内发生两次影响深远巨大的瘟疫,一次是2003年略带神秘来去匆匆的SARS,另一次便是COVID19。虽然都是同类的冠状病毒引起的以呼吸系统为主要靶器官的传染病,但后者的高效的传染力、平衡的致病力和迅速的变异能力,对社会的巨大的摧毁性力量是前者的百倍不止!世界经济不可避免陷入长期衰退状态,一些弱国将面临毁灭的境地,政治乃至意识形态的冲突必然加剧,甚至军事冲突和战争的风险也迫在眉睫,世界格局将会因此发生深刻的变化

  1. 中科院院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一直置身于风口浪尖之上。高福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拥有最高学术称号最多的一位,不是之一。自疫情初期到现在,对于中国CDC主任高福的各种议论都是舆论焦点。中国CDC在SARS之后建立的网络直报系统为什么没有能及时制止疫情的发展?COVID19如何从中国爆发又蔓延到世界造成巨大的伤害?难道这一些都可以用人类的认知能力有限来解释吗?CDC是否有超越行政当局的权威发布警报的权力?武汉市长落马前的电视访谈画外音能听明白吗?
  2. 蒋彦永,原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外科部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1931年10月4日蒋彦永出生于杭州的一个金融世家。1949年入燕京大学医学系。经过院系改革,1952年燕京大学医学系并入北京协和医学院,同年加入共产党。1957年毕业分配到解放军总医院工作。1967年12月至1971年10月下放到青海军马场劳改。1972年重返解放军301医院工作。”2003年4月4日晚上,蒋彦永将自己掌握的情况写了下来,分别给中央电视台四台和凤凰卫视发了电子邮件,最后一句话是:“我提供的材料全属实,我负一切的责任。”但几天过去,蒋彦永没有等到任何回应。四天后,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与《时代杂志》获悉消息,主动采访蒋彦永。通过美国媒体对蒋彦永的采访,才将中国境内的SARS真实疫情公开,引起中国人和世界的注意。由于蒋彦永的揭露,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赴中国调查疫情时,病例数字与蒋彦永掌握的基本相似。记得当时北京医院把SARS藏在救护车中,拉着他们在北京满大街跑,逃避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的调查。2003年的世界卫生组织和如今的世界卫生组织恍如隔世。而2003年的SARS也因此是有广泛共识的传播途径的传染病,不像此次的COVID19,已经蔓延全世界,感染300多万人,死亡20万人,在科技进步的现在,连宿主中间宿主都不清楚。
  3. 李文亮只是一个普通眼科医生,因为在微信群里的提前预警被警方“训诫”,而李医生年轻的生命最后也终止于新冠肺炎,死于工作一线。李文亮出于职业本能的提醒和预警,并未造成社会恐慌,而官方的处罚、媒体的高调宣传反而起到了非常明显的反效果,结果就是普通民众都认为李文亮之类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妖言惑众”,结果就是到了纸包不住火的时候付出惨痛代价。当世界人民明白过来,李文亮正是来自这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来自“上帝”的低声警告,他才是真正的平民英雄,他的死引发世界舆论的同情和悲悯,美国议员甚至要提议通过以李文亮命名的法案来告诫ccp,而李文亮等“武汉谣言八君子”也成为ccp隐瞒疫情发展的证据之一。
    与此相对照的是,1月初台湾卫生官员从网络上了解李文亮等被官方惩戒的事情,及早开始防疫工作,最终挽救了无数的生命,使台湾成为世界上最幸运的一个,至今只有400余例,社会民生几乎没有任何影响。而在1月13日中国以外已经出现了输入性病例,直至23日全面封锁之时,500万人散布世界各地...

这些至少说明一个结论:

  • ccp已经和以前大有不同,以前人们还有勇气去反抗现在只有逆来顺受,以前民间的声音还可以挽救世界,现在是一片死寂。
    微信图片_20200321224639.jpgETzhyfzUUAAAviQ.jpg

参考资料:

标签: covid-19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