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新冠肺炎的世界大流行,还有各方对于病毒来源的争论。

  1. 自然起源:sars-cov-2具有冠状病毒的基本结构,它是一个数十纳米级单股RNA病毒,与SARS同源。但是由于最初的聚集感染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现场已不存在,而且最初的中国的病例并无与海鲜市场的交集,使得病毒的传播途径进化突变节点至今仍然无从得知,华南海鲜市场没有蝙蝠。寄生于蝙蝠的冠状病毒如何获得人传人能力的关键结构S蛋白也是匪夷所思,按照科学家的话说,“即便是有90%以上的基因一致性,但是关键的一点点差别的进化,就与动物与人的差别一样巨大”
  2. 生化武器:比如二战期间日本731部队的“细菌弹”。但是以往战争时期出现的生物武器也是用天然存在的病原菌,sars-cov-2并没有在自然界被发现。而且这种致命病毒作为武器去开发投放可控性太差,也是被国际公约所禁止的,退一步讲,世界各国并没有从这场瘟疫中幸免,所以人为的可能性是最小的。2019年美军人肉携带病毒感染武汉,明显就是无稽之谈,这已经被金银潭医院否认过了。美国流感病人里面有covid19?那流感应该死更多的人,近期美国研究者回顾分析了流感病人的病毒基因,并没有发现sars-cov-2的痕迹(已有论文发表),流感与新冠肺炎还是有显著差别的,依美国的医学水平不会分不清楚。
  3. 意外泄露:武汉P4实验室一直处于舆论中心,该实验室于2018年启用,并从事了冠状病毒的研究,但在瘟疫爆发以后一直处于沉默状态,除了石正丽研究员几次出面否认责任意外,还有关于“双黄连”有效的消息从这里发出。国内关于武汉病毒所所长能力低下,P4实验室管理混乱,以及0号病人就是这里的学生的传闻,似乎没有强有力的反证。实验室病毒意外泄露(包括生物废料垃圾),或者是实验人员被感染后带出来后在社会传播,有没有可能呢(也许是人体长期携带野生病毒状态下的散播)?如果武汉P4实验室内的病毒已经有了感染人的能力,那么这种病毒是怎么被筛选培育出来的?被感染的0号病人是谁?他的活动轨迹是怎样的? 从实验室改造过的病毒基因序列是否可以发现明显的人工痕迹,也就是自然环境下不可能出现的核酸片段或者多肽结构呢,如果有这种痕迹是否可以追溯到实验室?中国公布了病毒的基因序列,有没有提供病毒株呢?中国为什么不同意美方或者其他方面WHO去实地调查取样?P4实验室的实验记录可否公开?

所以,病毒来源至今仍然是个谜昨天美国情报委员会发表声明:sars-cov-2不是人工合成或者基因改造过的病毒。
Intelligence.jpg
这与之前的有关论文的结论一致,但这个结论是不是最终结论呢?肯定不是。
病毒来源的问题现在掺杂了太多政治因素,中国向世界甩锅,要求世界感谢中国提供了防疫缓冲,甚至以防疫援助为诱饵获取其他的利益;美国向中国甩锅,要求中国赔偿隐瞒疫情严重性扫荡防疫物资的责任。本人对此持开放中立的立场,只相信科学的结论。

标签: covid-19, gene, SARS-CoV-2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