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世界蔓延,巨创人类社会,特别是对美欧国家造成了无比巨大的损失。据推测,现在疫情只是进入第二阶段,待欧美发达国家逐渐恢复,更多的贫穷弱国,比如一些非洲南美和大洋岛国以及人口大国印度,灭顶之灾才刚开始!
FireShot Capture 008 -  - www.nature.com.jpg
2AP1TD2-b598c7937e0cb7c3ddb3d98f6d897d82.jpg

出于政治考虑也罢,出于现实考虑也罢,国际上追责索赔的舆论是不会在短期内停止的。但是世界pandemic终究还是一个科学的问题。不可否认中国的“网格化管理”强制性隔离的举措有效遏制了疫情,但是ccp的拙劣宣传手段,各种信息言论的封锁和不透明无需自辩。虽然中国的体制不允许来自国际社会公开自由的调查取证,但是现有的一些客观证据,透过现代生物学科技,分子遗传学的分析,学者们还是可以窥见端倪,学术界对于病毒来源的探究持续保持高温。目前学术界主流的观点还是sars-cov-2是一种来源于自然界的病毒:

  • 美国情报总监否认病毒为人工合成或者基因改造的产物,但没有否认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
  • 美国抗疫队长弗奇,也是持相同观点,病毒是天然的。
  • 更多的欧美科学家的论文指出,病毒是天然的。

现在回头看下今年3月nature的一篇论文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也是同样的观点,并且指出:

此外,如果已经进行了遗传操作,可能已经使用了可用于β冠状病毒的几种反向遗传系统之一。 然而,遗传数据无可辩驳地表明,SARS-CoV-2并非源自任何先前使用的病毒主链。 相反,我们提出了两种可以合理解释SARS-CoV-2起源的方案:(i)在人畜共患病转移之前在动物宿主中进行自然选择; (ii)人畜共患病转移后人类的自然选择。 我们还讨论了传代过程中的选择是否会引起SARS-CoV-2。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原始病毒在动物宿主内通过进化获得了Furin位点等传染人类的能力,或者这种能力是在人类体内获得的!
本文支持后一种观点,就是:1、病毒早期即寄生于人体,rtg93蝙蝠冠状病毒株和新冠病毒同源,有86%的基因序列相似性,但没有感染人类细胞的能力,病毒是在人体内在环境内逐渐进化出的能力,这也就是进化论的观点。武汉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在防护简陋的情况下从蝙蝠上提取病毒的图片最近被从官网删除,这些实验人员有没有接触传染呢?实验动物的病毒有没有生物污染泄露? 如果按照原始宿主蝙蝠->中间宿主穿山甲->人 的进化途径来推测,华南海鲜市场应该是起源地,可问题是华南海鲜市场这一“湿货市场”环境已不存在,这里到底有没有这两种野生动物呢?为什么中国官方宣传也否认这一市场的“孵化器”地位呢?2、零号病人就是体内携带有进化后病毒获得感染人类细胞能力的人,而这个过程是要多久,又是怎样的细节不得而知,但肯定是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的事情。有可能这些接触者也是带毒者,但这种病毒是非致病性的。武汉P4实验室一直在从事冠状病毒研究(官方不提但有文献证实),那实验室人员的去向动态、实验日志是不可能公布了。最近的论文也证实,早在2019年10月武汉已在流感患者咽拭子中查到cov-sars-2的基因序列,那么可以推测早在2019下半年已经出现小规模的人传人情况! 3、这种隐匿传播,无症状携带,分布式爆发,也最符合目前的世界疫情图谱。因为欧美各国的零号病人实际上都早于2020年2月出现,但无可避免的都存在和中国的交集。法国的零号病人出现在2019年12月,虽然没有旅行历史和接触史,但是他的妻子在戴高乐机场从事搬运行李的工作,而圣诞节前正是大批中国旅客抵达的时间。美国检测在早期的3种始祖病毒株,是否有任何的中国人接触史或者旅游历史?有什么证据证明?有报道的2020年1月最初的美国病例就是使用瑞德西韦的那位,就是从中国回美国的。4、各国的零星病例不能说明病毒来源,湖北是世界疫源地的说法难以推翻,否则两个月的爆发迟滞无法解释。也就是说,世界各国零星病例未能造成当地疫情,因为早期人数太少,或者病毒尚未进化出足够强大的人传人能力和致病性,这些病人治愈以后就没有后续了,病毒似乎“消失”了,但现在的大流行却是和疫源地输出脱不了关系。

标签: Furin, covid-19, mutation, SARS-CoV-2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