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以及西方社会普遍说的“武汉肺炎”(其实早期我们也这么说,这样表达更清晰些)的进化路线或者说起源发展是怎么样的,抛开其他政治因素不谈,科学家一直试图追寻这个隐形杀手的蛛丝马迹。前期由于信息闭塞以及CCP的封锁,作为舆论中心的华南海鲜市场早早的被清理了,但是中国CDC的报告指出,在华南海鲜市场的一个角落的环境采集样本发现富集的SARS-COV-2病毒,无疑华南海鲜市场就是疫情outbreak的重要地点。

  • 然而最初的病例,并没有到过华南海鲜市场,2019年12月1日确诊的第一个病例是一位卧床在家的脑梗病人,随后检出家庭内3名被感染者
  • 相关研究已经揭示,中华菊头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和SARS-COV-2的基因序列有80%的相似度,而与穿山甲携带的冠状病毒有96%的相似度
  • 余下的4%是否就是在华南海鲜市场环境压力下(脏乱混杂)突变进化完成?由于现场已经不存在了,不得而知

2020年2月21日在[中国预印网站] [1]: http://chinaxiv.org/abs/202002.00033 刊出中科院研究者的文章分析了全球的92例SARS-COV-2的基因序列并按分子进化顺序加以分类,发现武汉的covid-19病例绝大多数均是H1型,而H1型并非SARS-COV-2的始祖类型,而世界其他国家的病毒基因序列不是H1型,总共的基因序列多达58种。
分析发现H1型已经处于病毒进化的第3代,那么

  1. 从蝙蝠的始祖病毒进化出的人传人的病毒,到底在中国有没有?
  2. 论文样本收集是否存在偏差?一个病例数超5万的城市全是H1,采样量是否足够?由于数据采集的偏倚造成的结论偏差是否确实存在的?因为湖北武汉为什么只有一种基因序列,而美国确同时存在好几代的病毒,这不正是说明美国或者其他国家才是发源地吗?

关于这些问题,在知乎上有专门的一帖,现截取其中一位的发言作为本站的观点:

H13和 H38可以认为是爷爷辈祖先单倍型。H1是非常重要的单倍型,应该是最流行的品种。H3可以认为是H1的父亲辈的单倍型,是H13和H38演化过来的。所以H1的路径有两种,H38->H3->H1或者H13->H3>H1。H3是个重要单倍体,所以如果能证明中国有H38和H13,就说明H1就是国货。
先说H13(A组),虽然有限样本中湖北没有发现H13,但是在深圳样本中有发现H13,也是广东最早的感染确诊者之一。病人在武汉疫情爆发后去过武汉旅行。也就是说H13不仅是国货,而且就是土生土长的武汉特产。
再看爷爷辈的另一个H38(B组),湖北样本中没有,还是这句话,湖北样本太少。但是哪里有呢?美国的第一个确诊病人。不要高兴,科学都是符合逻辑的。这个病人访问过在武汉的家人。如果这还不够,那么重庆的一个确诊病人发现了H45,该病人在武汉工作。而H45是从H38衍化过来,这就进一步说明H38在武汉有
H3 仅仅在武汉样本中有发现一个,和华南海鲜市场无关。华南海鲜市场主要是H1还有H1衍生的H2以及H8-12。H3是父母辈的单倍体,是非常重要的关键的单倍体。所以说华南海鲜很可能不是源头,而华南海鲜市场演变出H1,有可能是感染性最强的一个亚种。
中国同时有了H38,H13,H3,更不用说H1系列。已经三代同堂了,所以新冠病毒就是地地道道的国货,而且是武汉特产。
无论从逻辑和科学都可以明显看到这就是个国货,而且指向武汉。不是每个人不懂英语,不是每个人都不看论文,不是每个人无脑人云亦云,不是每个人会亲信媒体,不独立思考。

Untitled_1.jpg
参考文献

标签: covid-19, gene, mutation, SARS-CoV-2

添加新评论